欢迎来到中国著名刑事辩护律师 许兰亭大律师官网!

咨询热线:13901128051

                 

经典案例 Classic case

刑事风险防控 青年律师大有作为
来源: | 作者:csw580 | 发布时间: 2019-09-16 | 241 次浏览 | 分享到:
一带一路背景下,企业应当更加重视刑事风险防控 企业刑事风险根据不同的标准,可以划分为不同的类型。根据不同的类型,可以分别制定不同的刑事风险防控措施。 (一)根据风险来源的不同,企业刑事风险可以分为企业内部刑事风险和企业外部刑事风险。 企业内部刑事风险,不仅仅指企业本身或者企业家的刑事风险,还包括企业高管、一般员工等可能涉及的刑事风险。 企业外部刑事风险,主要指企业的合法权益受到企业外部人员侵害的情形,如成为诈骗犯罪的被害人等。 企业刑事风险绝大部分是企业内部的刑事风险因此,企业刑事风险防控的重点要针对企业内部的刑事风险,也就是防范企业自身及企业家、企业工作人员的行为可能引起的刑事风险。 (二)根据风险确定性的程度不同,企业刑事风险可以分为一般刑事风险和特定刑事风险。 一般刑事风险是指企业尚没有遇到具体的刑事法律风险,在日常生产经营中可能存在的刑事风险。 特定刑事风险是指企业发生刑事风险的可能性非常高,或者已经发生刑事风险,如公司法定代表人、高管被限制出境、立案侦查或调查等。 众所周知,对法律风险的防范,事前防范优于事中控制,事中控制优于事后补救。因此,企业应当把刑事风险防控的重心放在一般刑事风险的防控上。但在实践中,企业往往对法律风险的事前防范缺乏重视,对刑事风险事前防范的重视程度更加不足。本来重要性程度最高的一般刑事风险防控业务,在现实中反而最不受重视。 很少有企业聘请专业的主打刑事方面的律师事务所或者刑事律师作为日常刑事法律顾问。这种现状产生的原因,主要有三个方面 其一,企业或企业家关注的重点是如何更快地获得更多经济利益。企业作为市场主体,天然地具有追逐经济利益和经济效益的本能。因此,企业或者企业家往往更重视能够为其直接带来经济利益的业务和部门。如企业的供应部、销售部等一般都是企业的核心部门。而企业的法务部或者法务人员,往往是鸡肋式的角色。即便有的企业重视风险防范,其所关注的重点也往往是调整民商事关系的民商事法律风险,对于刑事法律风险的防范意识不强。 其二,刑事法律风险防范产生的效果是隐性的,即便成功地避免了刑事案件的发生,因为不利结果没有发生,企业或者决策者也往往不能直观看到。因此,他们不能认识到刑事风险防范的重要性。很多企业家觉得自己离刑事风险很远,或者心存侥幸,对刑事风险的重视程度不高。 其三,刑事律师或者律师事务所的专业水平是否足够应对企业的刑事法律风险。刑事律师或者律师事务所的专长在于处理具体的刑事法律风险,即在刑事案件中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而对于一般性的企业刑事风险防范,刑事律师或者律师事务所是否具备成熟的专业技能,能否提供一整套的体检式服务,也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 所以说,这三个方面的原因加在一起,导致目前很多企业对于企业一般刑事风险的防控重视程度不高 (三)企业刑事风险防控的重点。 企业刑事风险防控的重点在于以下两个方面:第一,对内而不是对外。即主要针对企业本身以及企业家、企业高管、企业一般人员等作出行为进行风险防控;第二,一般性。即风险防控重在事前预防,因此是日常性、常态化的工作,也就是有的学者所称的“一般刑事合规业务”。 一般刑事合规业务主要包括以下三方面的工作:第一建章立制。通过设计、完善内部管理制度和相关流程,填补刑事风险漏洞,编制刑事风险防御网。第二,对企业生产经营过程中的重大决策、重大交易行为可能存在的刑事风险进行评估和审查,提出防范刑事风险的专业意见。第三,刑事合规应当与民事合规和行政合规业务统合在一起,共同形成企业法律风险防控体系,为企业提供日常和定期法律风险防控服务。 根据企业涉嫌刑事犯罪的常见罪名,可以确定企业一般刑事合规业务的重点领域。比如,融资领域,涉及骗取贷款罪、贷款诈骗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集资诈骗罪等常见罪名。比如财务税收领域,涉及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逃税罪等常见罪名。比如市场交易领域涉及行贿犯罪、受贿犯罪等常见罪名。比如财产安全领域涉及贪污罪、职务侵占罪、挪用公款罪、挪用资金罪、私分国有资产罪、诈骗罪、合同诈骗罪等常见罪名。比如安全生产领域涉及重大责任事故罪、污染环境罪等常见罪名。比如知识产权领域,涉及假冒注册商标罪、侵犯商业秘密罪等。 (四)在一带一路背景下,企业应当更加重视刑事风险防范。 随着一带一路合作的持续推进,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和公民“走出去”,参与境外投资、建设。同时,沿线各国在经济发展水平及政治、法律等方面都存在明显差异。企业在民事、行政和刑事方面面临着新的法律风险,必须更加重视。比如,我国、德国等国属于大陆法系,而英国、美国等国家属于英美法系,两大法系之间在法律理念上存在很大不同。我国的企业如果只按照我国的法律去“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投资,可能会面临水土不服、理念差异的问题。因此,企业需要重视企业的合规建设,而刑事合规是企业合规的底线,必须更加重视。 由于对海外人员的监管距离较远,境外业务容易滋生贪污、贿赂等违法犯罪行为,尤其是国有企业,海外人员涉嫌贪污、受贿等犯罪的现象时有发生。对贪污贿赂等腐败问题进行防控,成为“一带一路”法律风险防控的重点之一。 在一带一路背景下,中国企业在境外涉嫌刑事案件,其负面影响有可能超出中国的范围,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比如,“一带一路”沿线的很多国家基础设施比较落后,中国企业投资或承建很多国外的公路、铁路等基础设施。这些企业必须格外重视安全生产方面的刑事法律风险,一旦发生重大伤亡责任事故,可能造成严重的负面影响。与此同时,还有可能涉及贿赂案件,也给企业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 青年律师要充分准备,积极参与 一带一路对法律服务的需求巨大,市场准入、公司设立及运作、融资、外汇制度、税收、劳动就业、土地、国有资产保护、环境保护、知识产权保护、工程承包、反垄断审查、金融监管、刑事法律等方面都是律师可提供法律服务的领域。此领域法律服务蛋糕很大,民事、行政、刑事等各个领域的需求很大。青年律师在这一领域完全可以积极参与其中,深耕细作,大有可为。 2017年1月,司法部、外交部、商务部、国务院法制办公室共同发布了《关于发展涉外法律服务业的意见》,对发展涉外法律服务业作出全面部署。 《意见》第三部分的“主要任务”,可作为中国涉外律师未来发展和努力的方向。 一是为一带一路等国家重大发展战略提供法律服务;二是为中国企业和公民“走出去”提供法律服务;三是为我国外交工作大局提供法律服务;四是为打击跨国犯罪和追逃追赃工作提供法律服务。 这些政策支持以及实践优势,对于青年律师来说,都是很好的机遇。当然,青年律师还应当做好充分的准备。只有准备充足,才能抓住机会。具体而言青年律师可以从以下三点出发,提高自己。 (一)苦练内功,专业为本。 律师提供法律服务,最根本的是靠专业能力。青年律师的职业生涯刚刚起步,不管是专业水平还是执业经验,都有很大的进步空间。青年律师要潜心苦练内功,注重提升自己的专业水平。 律师要熟悉实体法、程序法和证据法。同时,要熟悉相关国家的配套法律、法规,关注国内的最新政策、通知,关注司法解释的出台、法律法规的修改等,保持专业知识的先进性。另外,要理论联系实际,不断积累实践经验,做到知行合一。 (二)向他人学习。 律师服务专业化越来越突出,每个律师都有自己的知识弱点和不足,尤其是青年律师,更应当注重潜心向前辈、同辈以及其他领域的专业人士请教,以弥补自己的不足,提高自己的水平。 (三)加强合作。 一个企业理想的法律风险防控,应当是将刑事合规、民事合规和行政合规统合在一起,形成一个风险防控体系。不同专业的律师组成团队,律师之间各司其职,相互补充,最终达到“1+1>2”的团队合作效果。 一带一路的共建原则强调“开放合作、互利共赢”。这个原则适用于参与一带一路法律服务的律师。青年律师之间、不同专业的律师之间,都应当注重“开放合作”,通过发挥各自专业优势,最终实现“互利共赢”。

作者:许兰亭(北京君永律师事务所律师)、解世平(北京君永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法律资讯